网站首页 | 律师简介 | 律师业务 | 劳动律师 | 婚姻律师 | 遗产继承 | 房产律师 | 诉讼须知 | 合同律师 | 侵权赔偿 | 案件纪录 | 法制新闻 | 消费权益 | 常用法律、司法解释 | 法律文书
法律思考 | 法律论坛 | 联系我们 | 咨询留言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案件纪录 >> 文章正文
粗心施工丧命 定作承揽赔偿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  来源:  阅读:
 近日,天等县人民法院龙茗法庭审结一起生命权纠纷案件,法院判决由被告农某、卢某和农某某分别赔偿原告陈某51665.5元、17599.65元和8119.58元。

  原告陈某与黄某系夫妻关系,生育有两个子女。2010年9月中旬,被告农某经打听得知到把荷乡某屯的农某某想找人拆除其旧房的泥墙并搬运走泥土。农某便到某屯,与农某某协商,要求承揽下这个拆迁工程。经协商,农某某同意以2800元的价格发包给农某,由农某负责拆掉泥墙并运走泥土。考虑到黄某有方向式拖拉机,可以运土,卢某有铲车,可以将拆下来的泥土铲上拖拉机;农某随即联系黄某、卢某一起来完成此项拆迁工程。过后,卢某与农某到农某某家勘察房子及运输线路,当了解到运输道路路面不平坦,还需要铲车开路、修路时,卢某建议将价格提高到3000元。经再次协商,农某某同意将工价提高到3000元。卢某与农某商议后,农某同意由卢某负责用铲车铲土,工钱定为1300元;余下的1700元作为黄某和农某运土费用。2010年10月19日,黄某、农某开来各自的拖拉机、卢某开来铲车到农某某家,按照各自分工施工作业,卢某负责铲装泥土,农某、黄某负责运走。10月20日,为加快拆除进度,农某等人将泥墙的墙根挖空近2/3,以便能一次性推倒泥墙。 10月21日早上,黄某、农某、卢某来到施工现场。黄某走到停放在工地中的方拖驾驶室,发动方拖准备施工时,不料此时,农某用钢钎撬倒了墙体,倒塌的泥墙砸压到方拖上,造成黄某当场死亡、方拖报废的安全生产事故。事故发生后,把荷乡政府、把荷乡派出所派员到现场调查处理,经调解,农某支付给原告7000元,农某某付给原告13000元作为丧葬费。处理完黄某的丧事后,原告要求被告支付其余的赔偿款,被告拒绝赔偿,原告于是起诉到法院,请求三被告按责任大小赔偿原告的经济损失共计13030元,其中:1、丧葬费15921元(2653.5元/月×6个月),2、死亡赔偿金90860元(4543元/年×20年),3、精神抚慰金20000元,4、方拖损失费8000元,共计134781元,扣除已支付的20000元,尚欠114781元。法院查明,原告的方拖经鉴定损失价值为5550元;农某、卢某、黄某均没有拆迁房子的资质。

  我们法律规定,公民的生命权受法律保护,公民、法人由于过错侵害他人生命权利的,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2010年9月中旬,被告农某得知被告农某某找人承包拆除旧房泥墙、运走泥土的工程,经与被告农某某协商,被告农某某同意以2800元将拆迁工程发包给被告农某。由此,被告农某与农某某之间形成了承揽合同关系。过后,被告农某联系被告卢某到农某某家查看施工现场,见施工现场及搬运道路不利于施工,要求将价格提高到3000元,被告农某某接受建议,将工价定为3000元,是对承揽协议的补充和完善;没有改变被告农某与农某某之间已形成的承揽关系性质。被告农某承揽下农某某的拆迁工程后,联系黄某、卢某一起承揽这项工程,由卢某负责用铲车铲土装到拖拉机,黄某、农某则用各自的拖拉机运走泥土,因此,被告农某、卢某和黄某由此形成了风险同担、利益共享的合伙关系。被告卢某关于其与农某、黄某是受雇于农某某的抗辩主张,因无相关证据证实,应不予采信。2010年10月21日,黄某走到自己的方拖,发动拖拉机准备做工时,被告农某应当预知泥墙的墙根已被掏空近2/3,此时的泥墙已是头重脚轻,一旦撬动泥墙底部,整面泥墙会发生坍塌的可能,在施工过程中务必观察周围的环境,在确保施工人员安全的前提下才能撬倒泥墙,但被告农某没有观察周围的环境,在没有告知正在泥墙边准备施工的黄某远离危险范围的情况下,用钢钎撬倒泥墙,导致泥墙砸压在方拖上,造成黄某当场死亡,方拖受损的安全事故。综合把荷乡人民调解委员会的证明材料及证人陆某某的证言,法院认为本案事故的发生,被告农某存在重大过错,应负事故主要责任,依法承担50%的过错责任。黄某在泥墙墙根已被挖空近2/3的情况下,应该预知泥墙随时有倒塌的危险,在施工时应较前一天加倍注意安全,但黄某在施工中没有尽到安全谨慎义务,对事故的发生存在一定的过错,同时,其亦是拆迁工程施工的获利者,应自行承担17%的责任。事发时,被告卢某在施工现场,明知泥墙的墙根在前一天已被挖空了近2/3,墙基已不牢固,该泥墙存在极大的安全隐患,作为合伙成员之一的卢某没有告知被告农某要安全施工并提醒黄某注意安全,任由农某冒险撬倒泥墙,对此,被告卢某存在一定的过错,同时又是施工的受益者,故由被告卢某承担15%的赔偿责任。农某某作为工程的发包人,明知被告农某、卢某、黄某三合伙人没有相应的拆房从业资质,将拆房工程交由其承揽,在选任上存在过失,对此,应承担18%赔偿责任。综上,对原告合法的诉讼请求,法院予以支持。法院依法判决由被告农某、卢某和农某某分别赔偿原告陈某51665.5元、17599.65元和8119.58元。

】【关闭窗口
 :: 站内搜索 ::
 
 :: 点击排行 ::
·离婚后子女抚养费是如何..
·2012年国家最新产假规定..
·《上海市常住户口管理规..
·赠与合同的撤销
·关于医疗期的规定
·居住房屋租赁中介服务内..
·包工头逃跑,用工单位应..
·老屋刚动迁就提起诉讼 ..
·私人律师-家庭法律顾问
·备忘录不能忘(一起房屋..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